<pre id="p7r7r"><ruby id="p7r7r"><b id="p7r7r"></b></ruby></pre>

<p id="p7r7r"><pre id="p7r7r"></pre></p>

    <del id="p7r7r"><ruby id="p7r7r"><thead id="p7r7r"></thead></ruby></del>

        <noframes id="p7r7r">

        互聯網:金融科技轉型的「鏡子」

        首頁 > 觀點 >正文

        【摘要】站在互聯網的視角來看待和分析金融科技的轉型和升級,其實是非常有裨益的。

          孟永輝 原創  ·  2022-06-13 09:43
        互聯網:金融科技轉型的「鏡子」 - 金評媒
        作者: 孟永輝   


        /孟永輝

         

        有關金融科技的洗牌依然還在進行,這一點,我們可以從以螞蟻金服、京東科技為代表的頭部公司身上看出一些端倪。對于金融科技來講,這樣一種洗牌是必要的,也是必須的,因為只有經歷了這樣的洗牌之后,金融科技才能徹底擺脫互聯網的終極命題的牢籠,真正進入到一個屬于自己的全新的發展階段。

         

        曾經,人們提及金融科技,通常會把它和互聯網的終極歸宿聯系在一起。之所以會有這樣的結論,除了諸多的金融科技玩家都是互聯網玩家之外,另外一個根本的原因在于,金融科技業已成為互聯網發展的終極階段。后來的發展告訴我們,僅僅只是將金融科技看成是互聯網模式發展的極致的做法,并不能夠給它帶來長久的發展,甚至還將會它帶入到發展的死胡同里。

         

        這一點,我們可以從螞蟻金服、京東科技等玩家們的身上看出一些端倪??梢?,金融科技并不能夠充當互聯網式的收割流量的終極命題,而是應當具備更多的新意。當金融科技成為了互聯網式的收割流量的馬前卒的時候,它的發展實質上早已無可避免地走入到了無可挽回的地步。這是金融科技之所以會遭遇如此長時間的洗牌和調整的根本原因。從某種意義上來講,金融科技的洗牌,是互聯網模式洗牌的集中體現,有關金融科技的校正,更像是一種對于互聯網式的發展模式的集中校正。

         

        認識到金融科技與互聯網模式之間關系,并且透過互聯網模式的變革來探討金融科技的新進化,是非常有裨益的。一味地將金融科技的進化孤立起來,封閉起來看待,非但無益于金融科技的校正,甚至還會將金融科技的發展再一次帶入到全新的發展死胡同里。

         

        金融科技需要新的內涵

         

        當下,一場全新的嬗變正在諸多的互聯網公司身上發生著。在這樣一場全新的變局之下,我們看到的是,越來越多的互聯網公司開始借助新技術的力量來改變自己和詮釋自己,以找到自身在新的時代背景下的發展新機會。一系列的新技術開始在互聯網公司身上出現,這些互聯網公司早已告別了以往帶給我們的傳統印象,而是改頭換面以一種全新的姿態展現在了我們面前。

         

        大數據、云計算等本身就與互聯網聯系緊密的新技術自然不必說的,除了它們之外,我們看到的更多的是,一系列的應用型的新技術開始在互聯網公司內部出現。智能機器人、無人機、區塊鏈、邊緣計算等應用型的新技術,一經出現,便被互聯網公司應用到實際的商業運作過程當中。于是,傳統意義上的互聯網公司便有了新的內涵。

         

        同理,金融科技同樣是需要這樣一種新內涵的填充的。以往,我們所認為的金融科技只不過是互聯網金融的延續,只不過是流量對象的轉移,除此之外,再無其他。實踐業已證明,僅僅只是以這樣的內涵來詮釋金融科技,是無法給金融科技帶來長久的發展的,歸根到底,它們依然還是會把金融科技的發展帶入到死胡同里。

         

        當新的內涵開始充實和完善互聯網的時候,金融科技同樣是需要這樣一種新內涵的充實和完善的。同互聯網一樣,金融科技的內在的元素、流程和環節都需要這些新技術的填充和完善。對于金融科技玩家們來講,如何用新的內涵來重新詮釋自身,如何像互聯網那樣找到全新的發展可能性,無疑是一個必然要著重思考的重要話題。

         

        因此,當我們在思考金融科技的改造方式的時候,并不能夠僅僅只是一味地思考「金融」與「科技」兩種元素孰輕孰重的問題,而是更多地要思考如何用新的內涵來重新詮釋「金融」與「科技」兩種元素的問題。

         

        金融科技需要新的角色

         

        當下,越來越多的互聯網平臺開始放棄經典意義上的平臺模式,轉而去尋找新的角色和定位。如果對這樣一種現象做一個總結的話,傳統意義上的互聯網平臺不再僅僅只是做平臺,而是開始做基礎,做服務,而是開始更多地深入到了產業發展的方方面面,成為驅動實體經濟發展的新型的「石油」和「發動機」。

         

        當互聯網玩家們開始用新的角色來定義自己的時候,金融科技,其實是同樣需要這樣一種全新的角色來定義自己的。以往,我們所認為的金融科技,要么是為傳統的金融機構進行深度賦能,要么是為用戶提供新型的金融服務,說到底,金融科技的角色,更多地表現出來的是一種收割流量的角色。

         

        在流量豐沛的大背景下,金融科技的這樣一種角色定位是有效的。然而,隨著流量的見頂,特別是隨著越來越多的金融科技玩家陷入到的發展的困境里,我們需要對金融科技進行一次全新的定位。既然金融科技是互聯網模式發展的集中體現,那么,當互聯網玩家們再一次新型的「石油」和「發動機」來定義自己的時候,我們同樣要用這樣的方式來重新定義金融科技的新角色。

         

        說到底,金融科技不應該是收割流量的工具,而是應當成為助力實體經濟,助力人們生活的新型的「石油」和「發動機」。如何做到這一點呢?從本質上來看,開始要將金融科技重新回歸到實體經濟身上,回歸到人們細枝末節的生活過程當中。只有用這樣一種全新的角色來詮釋金融科技,金融科技的發展才能和互聯網一樣,重新找到新的發展可能性。

         

        金融科技需要新的模式

         

        當下的互聯網行業正在發生一場深刻的商業模式的變革,這樣一種變革就是要告別以往僅僅只是以撮合和中介為主導的發展模式,轉而發展成為以深度賦能和改造為主導的發展模式。隨著這樣一種發展模式的持續深入,特別是隨著越來越多的互聯網公司的轉型,我們在未來或許將不再會看到現在意義上的互聯網公司。

         

        當互聯網公司開始以別樣的形式存在,如果我們依然還用傳統的商業模式來實現發展,很顯然不現實的。找到與這樣一個發展階段相互匹配的新型的商業模式,特別是找到收割流量之外的發展新模式,才是真正確?;ヂ摼W公司可以繼續發展的關鍵所在?,F在,頭部的互聯網公司已經意識到了這一點,并且開始尋找以這樣一種發展模式為主導的新型的商業模式。

         

        對于金融科技來講,同樣需要用這樣一種全新的模式來詮釋自身的新發展。筆者認為,金融科技的新模式在于要找到服務實體,服務消費者的方式和方法,真正給實體經濟和消費者帶來真正意義上的新改變。在這個過程當中,金融科技可能不會像傳統意義上的金融科技那樣通過較為直接的商業模式來盈利,而是更多地通過另類的,新型的商業模式來盈利。

         

        筆者始終認為,金融科技在未來將會更多地扮演數字經濟時代的「毛細血管」,它具備的是「金融」和「科技」兩個方面的屬性。它的商業模式應當是一種多維的、全流程的、自始至終的形態。需要明確的是,這樣一種商業模式,不是簡單意義上的撮合和中介,而是真正給實體經濟和人們的生活帶來了深度改變之后的一種「順理成章」的收益。

         

        結語

         

        從某種意義上來講,金融科技其實是互聯網模式發展的終極表現。這是我們看到的那么多的互聯網玩家之所以都會不約而同地做金融科技的根本原因。然而,當支撐互聯網經濟發展的土壤不在,當越來越多的互聯網玩家開始將關注的焦點聚焦在轉型的問題上時,金融科技其實同樣是需要這樣一種思考的。

         

        因此,站在互聯網的視角來看待和分析金融科技的轉型和升級,其實是非常有裨益的。只有將互聯網經濟的轉型看成是金融科技轉型的「鏡子」和「樣板」,并且從互聯網經濟的身上找到金融科技轉型發展之路,才能讓金融科技的轉型少走彎路,有所突破。

         

        —完—

         

        作者:孟永輝,資深撰稿人,專欄作家,特約評論員,行業研究專家,戰略咨詢顧問。長期專注行業研究,提供行業深度思考。支持保留作者來源的分享,轉載請保留作者版權信息,違者必究。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孟永輝

        孟永輝,資深撰稿人。微信公眾號:menglaoshi007。i黑馬、創業邦、億歐網、投資界專欄作者。從事互聯網10年,長期關注互聯網研究。多篇文章在虎嗅、鈦媒體、創業邦、億歐網、i黑馬、網易、新浪、搜狐等網站發表。

        評論:
          . 點擊排行
          . 隨機閱讀
          . 相關內容
          巨大欧美黑人XXXXBBBB

          <pre id="p7r7r"><ruby id="p7r7r"><b id="p7r7r"></b></ruby></pre>

          <p id="p7r7r"><pre id="p7r7r"></pre></p>

            <del id="p7r7r"><ruby id="p7r7r"><thead id="p7r7r"></thead></ruby></del>

                <noframes id="p7r7r">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