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p7r7r"><ruby id="p7r7r"><b id="p7r7r"></b></ruby></pre>

<p id="p7r7r"><pre id="p7r7r"></pre></p>

    <del id="p7r7r"><ruby id="p7r7r"><thead id="p7r7r"></thead></ruby></del>

        <noframes id="p7r7r">

        后疫情時代,工業數字化“大象”正努力尋找出路

        首頁 > 觀點 >正文

        【摘要】這些前行的大象們并不孤獨

          師天浩 原創  ·  2022-08-06 14:09
        后疫情時代,工業數字化“大象”正努力尋找出路 - 金評媒
        作者: 師天浩   

        后疫情時的經濟復蘇,讓工業企業認識到數字化轉型對可持續生產與抵抗風險的意義,進一步加快業數字化轉型的步伐。

        7月末,第四屆全球工業互聯網大會暨工業行業數字化轉型年會在浙江召開,大會以“加快工業數字化轉型,推動經濟穩中求進”為主題,聚集了業內專家學者共同探討工業數字化轉型問題。作為工業互聯網域領域規格高,含金量足和影響力大的權威產業峰會,會上征集了近1000個行業應用案例,并根據細分行業遴選出100個優秀應用案例和年度十大典型應用案例。

        從上面幾個數據來看,工業企業數字化轉型優秀案例可謂是如雨后春筍般涌現出來,可見近些年,中國制造行業大力數字化、智能化轉型升級。

        截至2022年6月底,工業互聯網應用已覆蓋45個國民經濟大類,產業規模超萬億元。隨著數字化、智能化的影響,工業企業逐漸轉由數據驅動所有業務。像國內擁有燈塔工廠(由世界經濟論壇和麥肯錫咨詢公司共同選出的數字化制造與全球化4.0的示范者)的寶鋼股份、富士康、海爾智家等不少企業,不僅擁有覆蓋全廠的智能化生產系統,提升生產效率,也面向外部提供成熟的數字化制造方案。

        疫情帶來的危機不斷催生新技術、新模式、新產業,重塑工業數字化轉型標準體系,或是后疫情時代對工業發展的全面影響。工業數字化頭大象注定負重前行,努力探索尋找制勝的出路。

        未來全球經濟的競爭將圍繞生產力效率、科研實力和發展質量,工業數字化顯然是唯一出路。

        建助力,進擊工業4.0

        沒有新基建的落地就沒有工業數字化,和互聯網發展一樣,產業基礎設施的推進速度,直接決定了上游發展速率。

        狹義的“新基建”主要指以5G、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物聯網為代表的新型基礎設施,本質是信息數字化的基礎設施。廣義的“新基建”主要包含5G基建、特高壓、城際高速鐵路和城際軌道交通、新能源汽車充電樁、大數據中心、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等七大領域,涉及到通信、電力、交通、數字等多個社會民生重點行業。

        相對來說,后者更加涵蓋廣泛,更易獲得了社會認同度。無論是狹義是廣義的定義,新基建是推動企業數字化轉型的有抓手。

        第一個,提供了數字化、智能化“拼積木”能力;

        在疫情期間,與時間賽跑的火神山雷神山醫院建設工程,讓世界見證了中國強大的基建能力,它們完善的工業設備、物流運輸、通訊網絡的數字化技術給整個基建行業樹立了最佳實踐案例,也充分地向世人展現了中國基建充分應用數字化創新思路解決舊技術無法實現的需求,提升企業在產品設計與研發工作領域的能力和效率。

        如果沒有上文提到的新基建普及,工業企業想要自己打造工業4.0能力成本非常嚇人。正因為信息數字化的基礎設施的大力推進,企業可以根據自己所需“搭積木”,并隨著發展階段的變化不斷深入數字化、智能化。

        第二個,5G與AI等新一代信息技術綜合運用;

        我國先后出臺多項政策,支持5G與工業互聯網的融合發展和應用落地。新基建中5G對工業數字化強大的賦能能力,讓其在國內各類專業化園區發揮了初見成效的經濟效益,三大運營商及華為、騰訊為代表的互聯網科技公司紛紛助力工業園、物流園等園區落地數字化轉型,打造5G智慧園區建設的核心集成方案,運用5G技術在園區具體落地了智能安防系統、物聯管理、信息技術等。

        傳統互聯網更多是需求端和服務端的信息交互,電商領域的下單和發貨,內容領域的閱讀和機器推薦。工業數字化的觸角末端是無數的生產設備、工業機器人和流水線,5G、云計算、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術是產業數字化的基礎,5G的出現,它的高帶寬、低時延與廣連接為工業互聯網打下了基礎,另一個原因則是邊緣計算的發展。沒有它們支持,工業數字化也將無從談起。

        數字新基建顧名思義,就是數字化社會的新型基礎設施建設。正是因為新基建的廣泛推進,工業數字化這頭大象,才有了路徑可走。截至2021年末,我國規模以上的工業中小企業戶數達到40萬戶,營業收入超過了75萬億元,利潤總額達到4.7萬億元。

        由于,美國重振制造業和東南亞人口紅利釋放等因素,中國工業面臨著全球競爭的洪流,數字化已是唯一突破的方向。

        工業大腦,由制轉智

        對比發達國家,我國發展“工業4.0”尚有可見的短板和困難,比如德國現在正在向4.0發展,從自動化向網絡信息化邁進,再看美國“先進制造業領導力戰略”、德國“國家工業戰略 2030”、日本“社會 5.0”等以重振制造業為核心的發展戰略,均以智能制造為主要抓手,而我國的機械制造業還尚處于工業2.0~3.0之間。

        而且,國內勞動年齡人口總數連年下滑,對于原本就存在勞動力不足的企業而言,無疑是雪上加霜。眼見全球科技和產業競爭更趨激烈,智能制造需要實現貫穿于產品、制造、服務全生命周期的各個環節及制造系統集成,國內中小部工業企業傳統工業的機床、專用設備、人工運輸等,向新興工業的數控機床、機器人、3D打印、AGV小車等智能設備轉型愈發迫切。

        由中國制造轉型為中國智造,力圖搶占全球制造業新一輪競爭制高點,以工業機器人為核心的智能制造成為制造業數字化轉型的主要路徑。觀察數據顯示,中國智能制造裝備市場滿足率超過 50%,主營業務收入超10億元的系統解決方案供應商已有40余家。

        隨著一系列利好政策出臺,中國企業紛紛也面向智能制造系統解決方案發力探索。由機器人智能補噴、內膽智能激光焊接、智能包裝……到海爾智家鄭州熱水器互聯工廠,卡奧斯平臺賦能構建的智能化、數字化工業互聯網生態。

        尤其是海爾智家,作為垂直深耕家電行業領頭羊之一,2021年發布的最新中國智能制造50強企業名單中排行第一,數年內一直在加快制造創新,在智能制造方面,海爾智家已建成了17家互聯工廠,其中有兩家已經入選了燈塔工廠。都向人們呈現了我國工業由制轉智的發展趨勢。

        總體來講,由制轉智分為三個層次的變化:

        首先,一般制造到智能制造;傳統工業領域強依賴人力,工業4.0時代,工業企業將廣泛應用機器人、智能機器和自動化設備,一方面減弱了對操作員的依賴性,另一方面數據驅動的智能制造品質、生產效率上也遠超過傳統方式。

        其次,單企業生產到生態智能生產;相比于服務業,工業各個領域更強調生態協同性,過去工業生產呈現著松散的結構,生態鏈上下游企業之間缺乏信息有效的互通,常常發生生產與需求錯配的現象。工業4.0時代,生產企業之間高度數字化,為上下游生態鏈企業的高度配合提供基礎,使效率生產、綠色生產成為可能。

        最后,潛力巨大的C2M模式;工業化商品最大的弊病,就是高標準化所帶來的個性化喪失。過去,由于消費端和生產端之間擁有巨大的信息鴻溝,需求和生產存在延時匹配現象。而工業4.0帶來的C2M模式(用戶直連制造),正在把消費互聯網、產業互聯網和工業互聯網打通?;谥悄苌a設備的靈活性和數據驅動,也為這種定制化生產提供了可能性。以汽車舉例,現在我們購買汽車,只能在廠家生產的幾個型號內選擇,未來我們可以直接在4S店將想要的配置“選定”,然后汽車工廠直接生產出它們,這將大大改進需求和生產的關系。

        過往,工業化的大踏步發展,是標準生產的規模效應和社會需求旺盛的一種合流。數字工業時代試圖在生產成本與個性化需求之間尋找一個完美的切入點,數據和算力正在“優化”我們的世界,數字工業帶來的不僅僅是生產效率、綠色生產、高質量發展這些利好,它還蘊藏著更多的可能性。

        大象前行,高質量發展任重而道遠

        任何行業高速發展,都需要一個規則作為總綱領。

        工業互聯網大會發布了我國首個“工業數字化轉型評價體系”,這標志著工業數字化轉型將有一個科學客觀的評估體系。評價體系包括技術、業務、管理3個維度的一級指標、15個二級指標和33個三級指標,通過動態評估指數可以直觀得到全國制造業數字化轉型的基礎水平、增長速度等情況,為工業數字化的高質量發展政策制定提供參考依據。

        如何定義工業的高質量發展?就業互聯網發展的重點而言,上至以精細算力為主要方向助力工業數據的智能化流動,以高度協同服務工業企業以及工業互聯網上的各類需求端,下至穩定閉環服務產生工業數據的生產一線,實現工業企業從管理、運營、生產、物流、銷售等各層環節進行全面升級,高效科學的發展追求質量而不是一味地追趕速度。

        除了政策支持,通過基金支持重大項目建設來加大對工業領域數字化轉型,國內各大數字化方案方從深到實洞察工業數字化的智能應用,為工業數字化轉型在后疫情時代提供新的整合信息技術與運營技術能力。

        像多方聯通的中軟國際與深開鴻全新打造的“云-管-端”全棧式服務,可為工業數字化管理鋪墊萬物智聯的道路,京東旗下的一站式工業品采購平臺-京東工業品憑借完整的供應鏈合作關系,也已同31家中國機械工業百強企業建立了深度合作,通過前瞻性支持為企業提供了巨大的優化潛力。

        消費互聯網見頂之后,意味著我消費交易鏈條已進入成熟階段,人人都在聯網,物物都在聯網。通過互聯網,每個人可以買到想要的商品,每款商品都可以觸達它可服務的對象。全球數字經濟白皮書(2022年)》。白皮書顯示,2021年,全球47個主要國家數字經濟增加值規模達到38.1萬億美元,其中,中國數字經濟規模達到7.1萬億美元,占47個國家總量的18.5%,僅次于美國、位居世界第二。

        需求匹配端的繁榮,誕生了阿里巴巴、騰訊、百度、京東、美團、拼多多等一大串互聯網巨頭,它們聚攏了國內信息產業最精尖的人才,在應用開發、模式探索甚至芯片、AI、物聯網方面都有很深厚的積累。在工業數字化大潮中,無數企業的數字化轉型需求,成為它們下一階段發展的藍??臻g。

        2018年,阿里宣布將全面進軍萬物互聯領域;同年,騰訊進行組織架構調整(即“930”改革),并把“產業互聯網”第一次提到了案頭的重心,3年后,騰訊宣布戰略升級,提出“扎根消費互聯網,擁抱產業互聯網,推動可持續社會價值創新”;而百度則把AI看做未來。

        毋庸置疑,這些前行的大象們并不孤獨,這也成為工業數字化未來利好消息之一。

        最后

        根據e-works Research對工業企業數字化轉型動因分析發現:能進入深化或創新階段的企業不足14%,仍有25.4%的企業處于尚未或計劃起步階段,還沒有邁向數字化之路。

        思考未來工業,數字化是行業機遇,但不代表所有企業都可以得到紅利。工業企業在應對內外部環境變化的不確定性,數字化轉型項目資金、新數字技術日新月異、企業組織與人才等都是企業數字化轉型道路上需要逐一克服的困難,出路明亮仍在砥礪前行。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師天浩

        科技自媒體人,曾就職于 博客中國、互聯網實驗室、百度等公司,鈦媒體認證作者、虎嗅認證作者、砍柴網認證作者、極客網認證作者,百度百家、i黑馬、新浪創事記、艾瑞網、淘媒體等平臺的專欄作者。微信公眾號:shitianhao01

        評論:
          . 點擊排行
          . 隨機閱讀
          . 相關內容
          巨大欧美黑人XXXXBBBB

          <pre id="p7r7r"><ruby id="p7r7r"><b id="p7r7r"></b></ruby></pre>

          <p id="p7r7r"><pre id="p7r7r"></pre></p>

            <del id="p7r7r"><ruby id="p7r7r"><thead id="p7r7r"></thead></ruby></del>

                <noframes id="p7r7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