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p7r7r"><ruby id="p7r7r"><b id="p7r7r"></b></ruby></pre>

<p id="p7r7r"><pre id="p7r7r"></pre></p>

    <del id="p7r7r"><ruby id="p7r7r"><thead id="p7r7r"></thead></ruby></del>

        <noframes id="p7r7r">

        養豬場的好日子,互聯網大廠羨慕不來

        首頁 > 觀點 >正文

        【摘要】投資越多,虧的越多

          道總有理 原創  ·  2022-11-21 17:14
        養豬場的好日子,互聯網大廠羨慕不來 - 金評媒
        作者: 道總有理   

        10日,每年雷打不動的《福布斯》富豪榜再次官宣,但相比往年,這一屆富豪“慘淡”了不少。

        本次上榜者的財富總額從去年的1.48萬億美元下降至9071億美元,跌幅達39%,創下《福布斯》調查中國內地富豪20多年以來的最大跌幅。且今年100位上榜者中,有79人的財富出現下跌、12人重回榜單、4人對財富進行了分割、3人首次上榜,僅兩人實現了財富增長。以馬化騰為例,馬化騰雖然排名依舊,可財富從去年的3162億元下降至今年的234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700.5億元。

        不過,在這一堆身價縮水的互聯網大佬中,丁磊顯得尤為例外。丁磊的財富比去年增長14%,以1950億元重返前十,位列第六,比去年上升8位。無獨有偶,生豬養殖大戶牧原背后的實控人秦英林、錢瑛夫婦名下資產增長9%,重返前十,財富榜排名更是首次超越了馬云。

        實體經濟,是近來互聯網圈子內的一個熱詞,徐雷前腳說京東“從實體中來,到實體中去”,張勇后腳表示阿里會始終扎根實體經濟,整個互聯網大會更是沒離開“實體”二字。

        而養豬則是實打實的實體經濟。這不禁讓人疑惑,以后互聯網搞投資真的不如養豬了嗎?

        投資越多,虧的越多

        早些年,創業者在拉融資的時候總會被問一個相同的問題,“假如騰訊抄你,你怎么辦”,當時的騰訊因“抄襲大王”而備受詬病,創業者和投資人只能無奈,但后來,創業者的答案里多了一個選擇—巨頭自己做,不如買下我。阿里、騰訊開啟投資競賽,創業公司能被巨頭收購,成了“九死一生”的創業者們追求的最好結局。

        然而,如今巨頭紛紛收縮投資版圖,創業公司們沒了“接盤俠”。

        根據中國信通院發布《2022年三季度互聯網投融資運行情況》報告,2022年三季度,我國互聯網投融資規模繼續下探,案例數環比下跌25.2%,同比下跌39.2%;披露的金額環比下跌42.5%,同比下跌74.3%。以阿里和騰訊為例,今年上半年阿里僅出手11次,投資總金額為10.64億元,騰訊并購投資的多一些,為32次,但它去年同期高達129次。

        為什么互聯網巨頭的投資版圖大大縮減?政策因素之外,互聯網巨頭以資本為媒介,押注、推動和收割互聯網創業潮流的戰略,正逐漸失效,大規模的投資反而拖累了企業業績。

        以社區團購為例,2020年左右,社區團購吸引巨頭進入,大把大把的錢投給了頭部平臺,阿里看中了十薈團,多次跟投和加大砝碼,騰訊沒有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里,其不僅持有同程超過20%的股權,還投資了興盛優選和食享會,京東也是兩手抓,一面花了7億美元投資興盛優選,一面又親自下場做社區團購。

        可今年這些投資的錢幾乎都“打了水漂”。這場燒錢的艱難戰役,非但沒有巨頭押注的玩家突出重圍,贏得勝利,反而被巨頭看重的頭部平臺,關停的關停,暴雷的暴雷,僅剩的也在撤城。

        巨頭尚且如此,其他可想而知。

        其實不止社區團購,近兩年從社區團購到新消費再到大健康,能讓這些互聯網大廠持續賺得盆滿缽滿的投資項目變得越來越少,甚至他們向來投入較多的文娛傳媒領域,也因為行業不景氣而回報不高。

        2.jpg

        直觀從財報上來看,巨頭們的投資收益早已出現大幅下滑。一季度,騰訊的其他收益凈額一項,即處置投資公司而帶來的收益,為131億元,和去年同期的195億相比減少64億。對于合聯營公司的投資收益從去年的盈利13億變成今年的虧損63億,以公允價值計量且其變動計入當期損益的金融資產部分,在本期虧損3.6億,而去年同期收益為147億。

        除此之外,阿里、美團、快手、百度…財報表現都受到了投資虧損的影響。

        對大廠而言,投資儼然不是原來獲得商業價值和戰略價值的“利器”了,這把利器反而割傷了自己。

        豬企的好日子,互聯網羨慕不來

        而今年我國豬企們的心情,可以用過山車來形容,上半年愁云慘淡,下半年喜笑顏開。3月,生豬價格最低,降到了13/千克,而到了115日,生豬均價漲到了26.40/千克,翻了一番。

        價格的上漲,瞬間讓豬企轉虧為盈。根據他們發布的第三季度財報,“三巨頭”牧原股份、溫氏股份和新希望,第三季度分別實現歸母凈利潤81.96億元、42.09億元和14.33億元,同比分別增長1097.41%、158.43%147.99%。而且這一個季度的盈利幾乎抵消了前兩個季度的虧損,還有富余。

        如牧原股份和溫氏股份,前三季度歸母凈利潤分別實現15.12億元、6.86億元,新希望倒是仍然虧損,可從其各大業務板塊來看,恰恰是養豬支撐起了企業第三季度的利潤。

        養豬為新希望的第三大業務,數據顯示,2022年上半年,豬產業占新希望營業收入的12.46%。

        而根據財報,前三季度,雖然新希望虧損了27億元,可生豬產業實際盈利11億元。以10月為例,公司銷售生豬145.55萬頭,環比增長24.70%,同比增長22.22%;實現銷售收入36.08億元,環比增長19.35%,同比增長170.87%。

        其實往前推三年,盡管受豬周期的影響較大,業績不穩定,可相比不少互聯網巨頭,豬企們活得還是比較滋潤。

        以牧原股份為例,2020年,牧原股份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274.51億元,同比增長了348.97%,這一年,正值疫情首次爆發,各行各業一片慘淡。2021年,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69.04億元,比2020年下滑了不少,但到了今年,伴隨新一輪豬周期來臨,豬企們早已從中受益,而且可以預測,未來一兩年養豬行業仍將保持景氣。

        當然,不是所有豬企都能熬過漫長的豬周期,但養豬起碼有個對上升期的盼頭,尤其是像牧原、溫氏這類的行業巨頭,更大的利潤在于生豬養殖的規?;?。一旦散戶加速淘汰,頭部豬企的市場占有率增長,市場集中度提高,他們在面對價格波動時會掌握更大的主動權,而不再像以前“虧一年、賺一年”。

        這恰恰也是當前互聯網經濟所不具備的一點。受馬太效應的影響,互聯網經濟中大多數賽道的市場集中度非常高,在整個行業到達天花板之后,只能重新尋找新的增長點。

        而巨頭們甚至一度瞄準了養豬行業。

        大廠“消失”的養豬大計

        傳言,2019(第十八屆)中國企業領袖年會上,萬科創始人王石曾問“養豬大佬”、新希望集團董事長劉永好今年養豬賺了多少錢,劉永好低調回答:“翻了好多倍,請你吃頓飯肯定沒問題,豬肉大餐?!?/span>

        劉永好沒想到,三個月后,萬科就進入了養豬業,與其一致的還有恒大、萬達、碧桂園等一眾房地產巨頭。

        除了地產大佬,另一支對養豬興致勃勃的“隊伍”是互聯網巨頭。

        3.jpg

        2018年,阿里云與四川特驅集團、德康集團達成合作,三方將對阿里云ET大腦進行針對性訓練與研發,實現AI養豬。當時,阿里云稱,到2020年雙方合作的生豬產出或將達到1000萬頭。緊接著,京東也宣布了自己的養豬計劃—“神農大腦(AI+神農物聯網設備(IoT+神農系統(SaaS)”,6·18的時候還推出了首批AI養殖豬。

        華為同樣跨界了養豬行業,推出一整套養豬系統,包括儀表盤監控、大數據分析、數字化管理,支持AI識別、AI學習、AI預測、AI決策等等。

        從互聯網大廠的養豬大計來看,他們并非像網易一樣,真的跑去干豬廠的活,而是與豬廠合作,為他們提供智慧養豬的技術,自己不需要投入養豬的巨額成本,這似乎也更加符合科技公司的定位。不過,經過三四年的時間,網易這一真去養豬的賺得盆滿缽滿,其他的大廠反而都沒了動靜。

        互聯網大廠對養豬失去興趣了嗎?

        無論是房地產還是互聯網企業,他們跨界養豬的核心目的在于希望通過新的嘗試,實現業務多元化、分攤風險或尋找新的利潤增長點。這在行業平穩發展時,確實是一個可行且合理的選擇。但是這兩年房地產遭遇重創,互聯網經濟明顯下滑,巨頭們的主營業務尚且不知如何自救,似乎也無暇顧及曾經試試水的養豬大計了。

        還有一個更現實的理由是,即使是像萬科、阿里、京東這樣的巨頭,也吃不消豬企每年的投入。

        2014年,萬達高調宣布與貴州省丹寨縣簽訂扶貧協議,在當地建設30萬頭規模的土豬擴繁廠、屠宰加工廠和飼料加工廠,由企業提供豬仔和飼料,集中養殖。而當得知一個容納10萬頭豬的養殖場要花幾個億后,連“1億小目標”的王健林都感到詫異,“怎么比萬達蓋個五星級酒店還貴”。

        互聯網公司雖然不用投入這么多的錢,可想要變革養殖模式,且不說技術能力夠不夠,回報周期就是個問題,而在這兩年他們迫切需要的是開源節流。

        不過,這是否也意味著AI養豬終究是一場夢?

        道總有理,曾用名歪道道,互聯網與科技圈新媒體。同名微信公眾號:道總有理(daotmt)。本文為原創文章,謝絕未保留作者相關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轉載。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道總有理

        歪思妙想創始人,互聯網與科技圈深度觀察者

        評論:
          . 點擊排行
          . 隨機閱讀
          . 相關內容
          巨大欧美黑人XXXXBBBB

          <pre id="p7r7r"><ruby id="p7r7r"><b id="p7r7r"></b></ruby></pre>

          <p id="p7r7r"><pre id="p7r7r"></pre></p>

            <del id="p7r7r"><ruby id="p7r7r"><thead id="p7r7r"></thead></ruby></del>

                <noframes id="p7r7r">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